<nav id="aquos"><optgroup id="aquos"></optgroup></nav>
  • <nav id="aquos"><strong id="aquos"></strong></nav>
  • <dd id="aquos"></dd>
    <nav id="aquos"><strong id="aquos"></strong></nav>

    情深意彌深?渴望欣喜生

      ——我讀畫家王吉祥先生葡萄畫點滴感悟
    • 2020-11-02
    • 四川藝術網
    • 馬安信
    • 加入收藏
    • 分享:

    畫家王吉祥先生以自己的葡萄畫藝術創作吟唱著,這吟唱里有著自己生命的脈跳與色彩。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畫壇定然會有著他的一席之地!

    老子說,他的“道”是“無”。我想畫家王吉祥先生的“道”應該是“心”。這“心”之向往、期盼,是一種追求,一種品質。許是“心”是一種認知與感悟的發現,對隱藏的事物或顯象的事物的發現,畫家王吉祥先生的葡萄繪畫創作踐行一直在孜孜以求的路上,追求古人與造化、心與物的互證互生,故其每一幅作品都凝結著自己的渴望,其水墨葡萄畫自然亦融入自己的生命旅程。




    讀畫家王吉祥先生的作品,我感受最深的是物象最樸實、雅致、絢美的情韻,并能從自己一筆又一筆的物象生成的本真中生發情意,點點滴滴地將個人性情與品格滲透其間,其作品或工或寫,或實或虛,或藏或露,均富有靜氣,無斧鑿痕,且追求有思想價值與個人心境相交會的特征,一種“境貴乎遠,不靜不遠”的藝術風采。這里,畫家的藝術創作既是一種令讀者心喜的藝術呈現,又有一種令讀者百讀不厭的藝術風神。作為與畫家同有過軍旅生涯經歷的鑒賞者,我在為畫家鼓與呼的同時,亦想說出自己的心里話:優秀畫家的每一佳作都猶如一首詩,能讓整個自然造化、世間物象皆融入我們的生命中。那自然造化、世間物象,在藝術家心里,既是造化的神奇,人類棲身的大地,又是藝術家用心去感悟、用筆墨去認知的藝術境域。沈括《夢溪筆談》中描繪董源的山水造境,即“近視幾不類物象,遠觀則景物燦然”。這個中狀態是畫家狀物逾規矩而從容自如的物化過程,體現了畫家的心智與性情,這種狀物的筆墨生成本身便契合山水的創作過程與觀賞的體道和悟道的情境。花鳥畫創作亦然,更應對物象的意象苦苦求索,將直觀的“有”轉為“非有”,使物象與亙古長存的狀態處于物已人化、人已物化的狀態。畫家王吉祥先生之葡萄畫藝術創作講吐述,講情真,講以凝入暢,講生活感悟,其不少佳作不為物役,不迷惑于表面現象地去抓取對象的精神內核,而釀成了美的藝術意趣。然,我仍期求畫家王吉祥先生在已有的創作基礎上,不斷強調筆墨結構中的“內美”,強調物理、畫理、情理之統一,使自己的藝術創作臻達“遷想妙得”之氣質。換言之,畫家的作品栩栩如生,活靈活現,水墨葡萄果實飽滿、晶瑩剔透,已獲得了造化物象的“形本真”,還須用東方詩性精神的尺度去衡量,謀求“心”之修煉,真正能凸現作品由“景”到“境”的“神本真”的升華。






    我信服蜀中畫壇宿將石壺之創作踐行,他說:“藝術講吐述,抒寫性靈、內實才能感真,情深才能理縱。要在大自然中陶冶性情,有所感發乃可畫。”統覽畫家王吉祥先生葡萄畫之創作,我讀出了畫家時刻保持著一顆“童心”“真心”“本心”的窮物象之本真的藝術踐行之路。他令人嘆服的有三點:一是其把自己的酷愛化作追求,把追求融入耕耘,鍥而不舍地攀援于藝術天地;二是其能無怨無悔地堅守中國畫之傳統,勤謹且樸實地從先賢處汲取營養,捕捉靈感,從先賢靈氣彌漫的智慧中掘出一眼深井;三是其能學古而化,在自己極盡技法的水墨踐行中,逐漸趨向與自己心性相契的品性。我們說,畫家已臻達一個高度。其葡萄畫創作既有著強烈感情的流露,又有著寓意詩情的蘊含,皆呈現出了個性風貌。當然,我們還須深諳一條藝術真諦:畫家藝術創作需要技法,但技法經過千錘百煉的“精于法度”后,更應從有法到無法,由無法到至法的境界。它需要畫家的膽魄與識度,敢于超越具象對筆墨的制約,敢于破除一切規矩法度對人的束縛,才能游心藝境,達到情之所至,任筆揮灑,直至“粉碎虛空”、“物與神游”。






    眾所周知:清代初期,郎世寧到中國的時候,帶了他的畫和一批古典主義油畫給康熙皇帝看,康熙和當時的中國畫家們并不以為然,宮廷畫家鄒一桂被康熙請來評論,問他到底畫得如何,鄒一桂答:“雖工亦匠,不入畫品。”匠氣向來是中國繪畫之大忌,歐洲古典主義油畫雖不崇尚匠心,但強調逼真地再現,在沒有照相機的時代可以取代照相機。所以,后來有中國畫家提出“不與照相機爭功”。我說這些旨在渴求吉祥先生能真正成為一位讀者敬重的畫家,能在自己已取得的成就上,繼續不懈提煉物象原本鮮活的生命,顫動生命的個性,于以后的藝術勞作中注重精神境界。因為藝術反映生活的法則是比擬,是生化,而不是寫實,在于把實在當作幻境,在于精神內涵而不在于表象,不在于物象而必托于物象,以真正地表達出生命之美。




    最后,我要說:人這一生就這么走著、傾述著、歌唱著、拼搏著,直到生命的終止。每一個人的生命音響節律都不相同,每個人并非都能自覺地感悟這種韻律。畫家王吉祥先生以自己的葡萄畫藝術創作吟唱著,這吟唱里有著自己生命的脈跳與色彩。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畫壇定然會有著他的一席之地!

     

    2019年12月19日于蜀都“時代之聲”工作室




    藝術家簡介


    王吉祥,筆名浩翔,號德盛堂主人。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事,成都市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在省部級以上報刊、電臺、電視臺發表小說、散文、詩歌、報告文學及新聞報道100余篇。早年師從范家成先生習畫。其葡萄畫法深得中國新水墨神韻,造詣頗深,得到著名國畫家蘇葆楨之子、重慶西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蘇甦的贊賞與悉心指導。著名畫家胡真來先生入室弟子,享有巴蜀畫壇“吉祥葡萄”之美譽。


    編輯:四川藝術網 原文地址:http://www.lishuimeirongyuan.com/news/20201102/14239.html

    我們為您找到其它相關內容

  • 新時代文藝工作的責任與使命
  • 有志者事竟成——記著名畫家龔光萬
  • 趣味之外:胡真來繪畫的質感
  • 楊學寧和他的芙蓉花世界——醉在三色芙蓉里
  • 寒露:心中有愛品自高
  • 李蓉兒 執一支素筆 繪飾出心
  • 關鍵字王吉祥


  • 分享:
  • 聯系方式

  • 電話: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龍都南路576號
  • 郵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備13020192號-2

    版權所有四川藝術網 本站信息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藝網科技提供技術支持

    掃一掃加關注四川藝術網
    底部
    好看AV亚洲VA欧美ⅤA在线